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教育 閱讀:- 來源: 2020-04-04 09:35:25

每回到“雙十一”“雙十二”,總會有人想剁手之后,就每天期盼快遞小哥的到來。

不為別的,只是因為期待不期而遇的禮物,是一種很棒的感覺。

在女性強大購買力的推動下,如今的快遞行業,讓包括順豐、申通,EMS......等在內的競爭者們趨之若鶩。

不管怎么說,我們不能不承認,網絡購物和蓬勃發展的快遞業,在某種程度上,就是當代中國的一張的名片。


“王衛卸任法人?”

順豐快遞,帶給你的是什么?前一段時間,順豐那個不出名的掌門人王衛卸任法人這件事,一時間在商界圈子掀起了一陣風波,還順便上了一個微博熱搜,使得這位神秘中國富豪再次引起了人們關注。

提起王衛,你會想起什么?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我們往往會想到的是這樣一件事,在2016年,網上曾有“快遞小哥被扇耳光”的事情上了一次熱搜,一位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在視頻里對一位順豐快遞的小哥連打耳光,一邊打一邊罵,而被打罵的快遞小哥只能唯唯諾諾,任人打罵。而起因不過是很簡單一件小事,送快遞的小哥不小心把那位黑衣男子的小轎車剮蹭了,對方拳腳相加。

這個社會上的事情太多了,人們往往也只是談論一陣就慢慢忘掉了,但是超出所有人的意料,當時的順豐總裁王衛勇敢的站了出來,發了一條朋友圈:

“我王衛向所有的朋友聲明!如果我這事不追究到底!我不配做順豐總裁!”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在順豐介入之后,快遞小哥終于得到了自己的正義,黑衣男子因涉嫌尋釁滋事被依法處以行政拘留10天處理。這件事情最后的結尾,是在一年之后,順豐上市的彩禮中,當初被打的快遞小哥在一年之后,站在了大老板的旁邊,和老板一起敲響這象征著公司新時代的鐘。


改變快遞行業

改變一個行業,需要多久?

中國的快遞業,中國的外賣小哥,在我們的眼中,依然是一個底層行業,我們的印象里,總覺得快遞員不是一份體面的工作。比如中國詩詞大賽的冠軍雷海為,奪冠之后的通稿,全部都著眼于快遞員這個職業,而如果只是普通的宣傳,我想無數快遞員,會更高興些。

為了讓快遞員這個職業不再被別人看不起,操著一口香港腔的王衛,為了這個理想,奮斗了一生。

首先是高福利。不被別人看不起首先自己就不能看不起自己。走進順豐快遞的任何一個網點,快遞員們總是分外沉默,他們一直埋著頭把自己的東西裝好,就騎上自己的交通工具出發了,沒有閑聊,沒有休息,他們分秒必爭地賺錢。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原因很簡單,這就是計件制的威力,在順豐的快件里,總會有一個歸快遞員的固定比例,那些快遞員想的也是很簡單,有著聊天的功夫不如多送一個件,多拿幾塊錢,甚至在公司起步的早些年,在順豐當快遞員月入上萬也不是稀罕事,有些做得好的快遞員甚至不高興升值當經理。

所以才有2011年一大群人的感慨,白領不如藍領的現實。

“剛才順豐的快遞員在我司發飆了‘我一個月工資一萬五,會為了你這2000塊的禮品丟這個飯碗么!’” 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第二個法寶是尊重下屬,尊重這個職業。王衛一直非常低調,不僅他很少在報紙雜志上露面,而且總是拒絕采訪。記者為了拍他照片可以說是費盡腦子,往往在順豐總部寫字樓前守了數日都一無所獲。后來聽說王衛經常去一些收件點,幫著收件,于是便偷偷潛進去當了一天快遞員,收發了3000多個包裹,才終于拍到了王衛的照片。

和下屬一起工作,幫下屬出氣,這就是快遞小哥嘴里的“王哥”。而順豐的快遞員工,無疑都為這樣一個老板,為自己的行業感到自豪。

法寶三是對快遞員的嚴要求,改變行業形象,打鐵還需自身硬。曾經做過快遞員的王衛,對這個職業身上的陋習是有所了解的,所以他在企業創辦之初,就提出了對公司的快遞員的嚴格要求,譬如不許染頭、不許留胡子,不許留指甲,一個月內遲到滿30分鐘會收到警告信,收到第四封就開除......諸如此類。

這些措施,大大提升了快遞員的公眾形象,贏得了一片好評聲。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
王衛與快遞行業的情緣

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,為啥要干快遞這一行?這是很多人看到王衛的履歷,所不解的問題。他們所不知道的是,因為家中變故,王衛七歲的時候,就舉家搬到了香港,高中畢業后王衛就到親戚家的印染廠里當小工。

而快遞這件事,其實來自于王衛一開始的謀生法子。當時改革開放,很多人去香港,也開始有很多公司委托人帶急件過關,從而產生了一大批幫忙夾帶貨物的“快遞員”,而他們在當時則被人統一輕蔑的稱為“水貨佬”,王衛看到了商機,也成為了其中的一員。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隨著需求慢慢變大,“水貨佬”們也漸漸滿足不了需求了,于是在1993年,瞅準了商機的王衛,跟父親借了10萬塊,正式注冊了速運公司,取名順豐。開了公司之后,每天早上,王衛和伙伴們起早貪黑地,連軸轉15、16個小時,肩膀上背著被塞得滿滿當當的旅行包,手里拉著沉重到拖不動的拉桿箱,往返于香港和廣東之間。別人速遞一件貨70塊,他就只收40塊。

這樣熬了一年又一年,借著國家改革開放的東風,加上自己的扎實肯干,王衛把速遞的生意越做越大,談下了很多加盟代理商和合作商,順豐速遞快速發展,到1997年的時候,通港公路上的快件貨運車里有 80% 是帶“SF”標記的。

而此時他才僅僅26歲,像很多人變有錢之后,他也曾瀟灑地當起甩手掌柜,但是他并沒迷失,公司一派繁華的背后,是加盟店的良莠不齊,王衛下了大力氣把加盟改為直營,加強了公司的控制權,但是也得罪了許多的地頭蛇,以至于王衛配了許多的保鏢在他身邊保護安全。

足足熬了三年之久,順豐才完成了“削藩”的操作,王衛把整個公司的結構和產權都梳理順了之后,已是公元2002年,一場機會落在了他的頭上。


敏銳的眼光,不一樣的順豐

王衛對順豐的整頓結束之后,由于走對了路子,順豐開始了自己的飛速發展,邁上了健康發展的軌跡。

而此時天公不作美,正值非典肆虐,人們閉門不出,這正給了快遞行業飛速發展的好環境。伴隨著快遞業務的猛增,大大小小的航空托運的生意則是稀稀落落。

王衛卻沒有看輕航運的潛力,他意識到未來新型快遞模式的變更了??爝f的落腳點在一個“快”字上。除了水運、陸運之外,空運的優點一直讓他非常垂涎。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王衛瞅準了這個時機,低價一共租了5架飛機,順豐成了第一個在天上送快遞的民營快遞公司。

和現在“賣人設”的行銷相同,順豐為了樹立自己的企業形象,順豐立下了自己的flag,只做小件快遞,不做同城便宜快遞,也不做高端國際快遞,1kg內的運價一直穩定在20塊以下,這個“人設”明確之后,順豐漸漸成了生意人和普通人的寄件首選。有舍才有得,這一點在他身上體現的尤為明顯。

六年之后,順豐成為第一家擁有自己飛機的中國民營快遞企業。


快遞王國的掌舵者

到了2016年,順豐員工人數擴大到40萬人,自有及包機數量51架、自有車輛近16000臺,年發貨量56.81萬噸,營業總收入574.83億元。

同年,王衛以185億美元身價位列福布斯富豪榜第四。排在他前面的,是王健林、馬云、馬化騰。

順豐王衛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”

然而在王衛眼里:

“人的成就和本事是沒有關系的,成就是與福報有關系,所以有錢沒有什么了不起的,擁有本事也沒有什么了不起,賺到錢只是因緣際會而已?!?/p>

至今,仍記得王衛說的那句:“我做企業,是想讓企業長期發展,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?!?/strong>

職業無貴賤,每一份工作都值得尊重,因為有這樣有溫度的企業家存在,或許中國300萬快遞員有朝一日也能驕傲地說上一句:我是送快遞的。


文/枕貓

推薦閱讀:蘋果x為什么比xr貴

分享至:
0 收藏
甘肃快三